联合发起

《千苗导师访谈》第一期:千人计划专家周振,从农村娃到科学家

动态 2019-04-18 15:32 746


181221_1545380624410089.png


《千苗导师访谈》是中国首档由社会组织创办的公益性科学家访谈节目,节目以“为少年儿童树榜样,传播社会正能量”为宗旨,每期邀请一位科学家或知名人士,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分享他们对于学习、生活、工作、理想和生命的感悟,给予中国少年儿童心灵的滋养和榜样的力量。


第一集视频


181221_1545381046797423.png


主持人:周惟彦

中国千苗计划联合发起人

中国儿童友好社区促进计划办公室主任

北京永真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发起理事

181221_1545381080985724.png


本期嘉宾:周振

千苗计划“千苗导师”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暨南大学大气环境安全与污染控制研究所所长

中国质谱行业领军人物

181221_1545381137138553.png

☞(这位十年间前后两次向习大大汇报的科学家给千苗们讲了啥?



以下为访谈文字内容


周惟彦:您好,周老师!非常荣幸今天有这个机会请您来给我们千苗的孩子还有老师以及家长,讲一讲您非同寻常的经历,所以,很感谢您的时间,我们有几个问题想代表大家来问一下您,方便吗?


周振:好的,没问题。


周惟彦:第一个问题,您能不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工作是做什么的?大概工作的领域和它的特点是什么?


周振:我是做仪器制造的,仪器有高端和低端的分别,我们作为一个科学仪器,比较重要的科学仪器,要做这种仪器要知道化学啊、物理啊,还要知道机械、电子、软件,它是一个比较综合的学科。


2018年8月,千苗大讲堂

周振: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

这位十年间前后两次向DaDa汇报的科学家给千苗们讲了啥?


周惟彦:所以可以理解为它是一个跨学科的,跨界的,用流行的话来说。


周振:是的,跨学科的一个工作。


小时候生活比较差,也会饿肚子


周惟彦:我们都知道,您是千苗导师,因为您也是从小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然后也是怀揣着这个理想,最后成为今天在行业当中非常有卓越贡献的科学家,这一路走来也是让我们觉得很好奇,小的时候,有哪些经历对您的未来成长发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您印象很深刻的,可不可以跟我们说一说?


181221_1545381350191415.jpg


周振:对,我们是在闽东山区,我家乡是在福建省寿宁县,它本身就是一个贫困区,海拔700多米,没有多少田地,像我出生的时候十个月,到一个很乡下的农村去,一个月全家只能用一勺子的油,油盐都是很少的,但是当时全国经济本来就比较紧张,山区里面就更紧张了,整个生活条件是比较差的,有饿肚子的情况,吃米饭是用地瓜米和米饭拌在一起的,衣服啊那肯定是补了又补,一年如果能到春节的时候有一套衣服就是不错的了。


2018年8月,千苗大讲堂

周振:我是一枚老千苗

这位十年间前后两次向DaDa汇报的科学家给千苗们讲了啥?


周惟彦:您童年中觉得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啊?


周振:最好吃的是面条。


周惟彦:面条?


周振: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米是一毛四,面是一毛八。


周惟彦:差四分钱。


周振:差这四分钱,一家一个月可能只能吃一顿面条,我们吃面条一次是只能吃半斤的。


周惟彦:半斤一个人?


周振:一个人。意思说那就相当于过节了,如果能吃到一顿面条的话。就多花两分钱其实。


高中期间就开始打零工


周惟彦:明白,那像这样的情况一直到几岁才有改善?还是一直就是这样的状况?


周振:我从小砍柴,7岁开始上山去砍柴,烧火,以前都是用灶,没有现在的燃气,从7岁砍柴一直砍到了高一,高一以后就开始暑假寒假打零工了,到了大学,我就是从大二开始,我就基本上没向家里要钱了,就靠奖学金啊,或者是出去做一点家教啊。


181221_1545381460356912.jpg


周惟彦:能自我补贴了?


周振:自我补贴了。


智商跟贫穷关系不大


周惟彦:还是很佩服,我也有一个很好奇,可以未来研究一下,周老师小时候这么贫困,营养也不太够,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人家的智商跟情商。


周振:智商跟饮食的关系可能不太大,只要有吃的东西应该都可以,现在的生活肯定比以前的好,比几百年前、几千年前要好,那古代的人也不乏有很多很厉害的人,都是从贫穷里面出来的。可能关系不是很大。


理科学习让人逻辑性更强,也会让人变得更苛刻


周惟彦: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这边也有同学很好奇,也有一些家长在问,您的研究的范畴是跟物理和化学比较多一点关联性的,跨学科的,那除了这个领域,在工作当中,物理跟化学的专业知识让您变得更加优秀,让您的研究更加有贡献,对国家。在生活中,跟工作没有关系,在生活中,您觉得就您研究的这几个领域,对您的生活、性格,甚至思想上会带来一些怎样的变化,或者您觉得有什么样的影响,有没有?


181221_1545381564166027.jpg


周振:对数理化的全面学习,逻辑性很强,总体上在逻辑上,然后尽量把事情能够想全,那就是人会变得比较苛刻,对自己苛刻,对别人也苛刻,那是因为做一件比较大的事情,很难的事情,它本来就是很难的事,想轻松的把它做好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数理化这种基础的这种培养的话,对这种我们国家从零开始的这种重要的事情,就需要这种性格去做才行,不可能轻轻松松的做,不然早就有人做出来了,那我们也比国外做的好了,或者就轮不到我来做了。


当你把困难估计得足够的时候,困难也就不是困难了


周惟彦:那这就引出另外一个话题,在这些年当中,您有没有遇到什么非常困难的事情,您是怎么度过的?或者说您觉得应该用怎样的心态,您有一些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因为现在很多孩子是竟然讲不容易抗压、抗挫,年轻人批评一下也受不了,不论是农村的还是城里的,很多孩子好像变得更加的有点娇柔,您有什么困难的经历,您觉得可以值得分享的,或者有什么建议?


181221_1545381637427040.jpg


周振:我是这么想,困难其实是无处不在的,困难对一个人来讲都是相对的,比如对我是困难,对你不一定是困难,对不对?我跟别人有一点点不太一样,我是这样想,当我们的抗压能力,或者说把困难已经估计的比较足够的时候,所有的困难就都不是困难了。因为它还没达到你认为困难的极限,甚至有时候知道这个事情很难解决,但是我已经认为它是困难了,就知道说这个事情本来就要花很长时间去解决,比如别人觉得一个月很难,我觉得早就做好了半年去做它了,所以我就也不认为它是困难,我认为它就是半年要做的事情。


周惟彦:其实您已经做好了要投入更多、努力更多的准备了。


周振:如果你努力了,你愿意去做了,其实世界上也就没困难了。


成功就是锲而不舍地专注于做一件事


周惟彦:就不要说,好像比如说我投入很少,就能把这个事情搞定的侥幸心理,还是自己心理的问题。后面还有同学在问,也是大家很感兴趣的话题,您从小是不是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有没有偏科?有没有(学习)诀窍?与学习相关的同学、老师和家长都非常感兴趣,想要了解。


周振:其实有一点点偏科,偏理科。想起来,我很感谢三年级的一个老师,我们有一个数学老师很好,我们那时候上五天半的学,星期六下午他就把一些趣味数学的题目拿来给我们做,76年、77年左右,我10岁,他就会给我们讲,树上有9只鸟,如果打一枪,还剩几只鸟,那时候在他以前,基本上很少有老师讲这个,他就开始讲这个了,我那时候接触了一些这个题目,我就对数学很感兴趣,从三年级一直到初三,我在数学竞赛我能得名次,物理竞赛我都能得名次,但是我的总成绩在学校不算最好的,平常排在前十吧,但是跟第一第二第三名差得挺远的,当时高考的时候别人考,他们比我多一百分。所以我们的班主任一直跟我讲说,周振啊,你现在有这样的成就,你就是傻傻的围绕做一件事情一直在做,你努力的围绕一件事情在做,我认为就是锲而不舍的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可能可以覆盖一些智力啊什么方面的差距。


周惟彦:勤能补拙,您太谦虚了。


周振:但是要专心,要加勤奋。


周惟彦:您大学是在国内读的?


周振:我十年都在厦门大学。


周惟彦:但是又到国外去学习了很多。


周振:又在国外待了七八年,而且方向都在仪器这个领域里面。


周惟彦:您始终没有偏离过,一直围绕一个方向在努力。


周振:方向都在仪器这个领域里面,所以不是我聪明,事情肯定也是难的,所以通过这种持续不断的努力才能实现。


周惟彦:所以选准方向,不放弃,始终如一的往前进,挺好的。所以那个小学老师,是您的启蒙老师。


周振:是的。所以我才认为说趣味物理、趣味数学这一类的知识对小孩子是很重要的。


周惟彦:那位老师的情况您还记得吗?他是从外地选拔过来的老师,还是?


周振:就是本地的老师,姓黄,黄老师,我还能记得他的样子。


周惟彦:都还记得,看来真的是影响很大。


周振:甚至上课的场景我还有点记得。


小时候读科普书籍,对我影响很大 


周惟彦:好老师真的太重要了,真的是这样的。也有一些同学想了解说,您给大家都带来这本很好的书,《趣味物理学》,您是从什么时候看到这本书的?您从这本书里面看到了什么?您觉得好在哪里?我看您给每个同学都发了一本。您还有其他哪些书可以推荐的?可以聊一聊。


181221_1545381772582538.jpg


周振:其实外国像俄罗斯、美国有很多很出名的科学家,他们会写出很多像《趣味数学》《趣味物理》《趣味化学》这一类的书。我爸爸是木匠,他可以把一些家具做的很好,他去学校里面做维修,桌子啊、板凳啊,我就跟着他去学校里,去图书馆,经常有机会去换书,当时肯定买不起书,去换这些书的时候我就换到了《趣味物理》《趣味数学》,这些书对我的影响很大,原因是这些大科学家写的这些东西深入浅出地把日常生活中事情与数学和物理能够挂上钩,这个很重要,因为我们年龄在十几岁左右的时候,那时候其实是没有理性认识的,通过感性的认识就能够对这个数学物理感兴趣。这个《趣味物理学》里面的话都很简陋,这里面的图画、插画都很简单,正是这么简单的话,把复杂的道理都能体现出来,所以这就是大师能够做的事情。我其实有一个小书单,只是一下子记不起来,回头可以推荐给孩子们。


(在公众号对话框回复:“书单”,可获取周振博士推荐的科学读物


寄语家长:要对孩子有信心,要想想他有机会成才


周惟彦:太好了。耽误您那么长时间,也请您有没有跟到全国的不光是贫困地区的孩子,包括城里的孩子,有没有一些想要讲的话,您也作为一个家长,对教育这档事,有没有您想分享的一些话?


周振:我们国家绝对贫困的人口还有三四千万,家庭除以三,肯定还有几百万的孩子,首先国家要重视这一块,家长也不要太担心,因为自己家里穷,吃的饱,吃的好坏,可能不是最终的原因,但是自己要对自己的孩子有一定的关注度,认为他是有机会成才的,同时也要相信国家,相信我们各种(公益)机构都会为这件事情,但是作为家长来讲,自己要做好准备,对自己的孩子有信心。


181221_1545381876336727.jpg


周惟彦:要有信心最重要。好的,非常感谢周老师,很期待您下次带来更精彩的课程!谢谢!


周振:谢谢谢谢!很愿意!


181221_1545381946826824.jpg


181108_1541646025147754.jpg


(在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书单”,获取周振博士推荐的科学读物

分享至

微信扫码查看